游泳

邪亦有道第一百零四章内阁之人宁有种乎

2020-01-24 09:1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亦有道 第一百零四章 内阁之人,宁有种乎

"火麟踏天"

在吴傲身前,火焰巨兽踏空而出后,一股恐怖的热浪,随即也是在这片试炼场内扩散而开,恐怖的炽热,令这片区域的温度迅速攀升

"高级武学"

感受着火焰巨兽体内扩散而出的恐怖波动,吴邪眉间紧皱,很显然,这是一种极为强大的高级武学

"xiǎo子,能和我拼到现在,也算你走运,不过接下来,结束了"

身立火焰巨兽之下,吴傲满脸癫狂,仰天大笑,笑声中,充斥着浓浓的戏榷,此招,正是他一直准备的后杀招,他很有自信,凭借此招便能将吴邪彻底击杀

望着那仰天大笑的吴傲,吴邪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前者不愧是天纵之人,即便是如此时候,仍能凝聚出这等必杀之招,当真是强悍

眼中凝重浮现,吴邪手掌一拍身后剑囊,身后玄重剑应声而出,携带着巨大的阴影,跃至身前,随后形成一道巨大的盾牌防御

在玄重剑闪至身前后,吴邪眸中灵芒闪动,皮肤表面,血金灵力再次化作条条纤细的血灵妖蟒,这些细xiǎo的血灵妖蟒,涌动间,疯狂的吞食着这片天地的灵气

当然这一系列动作,吴邪做的极为隐秘,并未令任何人发觉

在疯狂吞食了这片战台内后一部分灵气后,吴邪面色也是再次缓和了一些,身形急速而退,指间繁杂的决印,再次捻动而出

"咻咻咻"

伴随着吴邪手中决印捻动,一股玄妙的气息,也是自其体内缓缓荡漾而出,这股波动,隐隐间,竟是暗含着一种坚不可摧的味道

"万皇玺镇压一方"

在手中决印终捻落后,一道低喝,旋即也是自吴邪口中传出,伴随其口中低喝响起,浓烈的血金之光,下一秒自其体内席卷而出,血金之光涌动,以其为中心,迅速演化成一方血金玺印

随着实力的增强,吴邪对于"万皇玺"这部武学的理解也是越发深刻,一些妙用,也是被其摸清,此时逐一施展出来

"黄泉金身"

在周身血金玺印成型后,吴邪便是再次低吼出声,皮肤之下,淡淡金光泽蔓延,将"黄泉金身"也是迅速催动到了极致

面对吴傲这后的必杀一击,他显然也是不敢怠慢,将自身强防御尽数催动

"杀"

望着那迅速催动防御的吴邪,吴傲负手而立,桀骜的目光间满是嘲弄,眼中寒芒闪动,下一秒,手掌猛然一挥

"吼"

火焰巨兽仰天嘶吼,巨大的火尾一甩,空气爆裂,旋即直接是化作一道火光对着不远处的吴邪踏步冲杀而去

火焰巨兽踏空而来,每踏出一步,这片战台便会猛然颤抖一次,那般滔天凶威,犹若来自九天之上的亘古凶兽,要将整个人世间彻底踏毁

"这股波动竟然是高级武学"

"不愧是吴傲,历经两场大战,竟然还能施展出高级武学,看来此战,胜负已分"

在战台内,火焰巨兽带着滔天的火焰,踏步而出后,观众台上,众人眼中的震惊也是渐渐消散,从眼前的情况来看,那结果,显然不言而喻

"轰"

战台上,火焰巨兽踏空而来,滔天的火焰,令其看上去犹如一个巨大的火球,巨兽踏空,裹挟着滔天之势,随后狠狠的撞在吴邪身前的玄重剑上,巨大的力道,直接是将吴邪身前的玄重剑撞飞而去,玄重剑,硕大的剑身,在空中划过一道庞大的阴影,随后"哐"的一声,插入一旁的地面之内

身前玄重剑被撞飞,吴邪面色平静,掌间一握,周身血金玺印内,光芒大放,血金之光流转间,宛若实物

在吴邪周身血金玺印灵光大盛之时,那踏空而来的火焰巨兽,已再次呼啸而来,随后犹如祝融撞击天柱一般,狠狠的撞在吴邪周身的血金玺印之上

恐怖的对撞之力,下一秒,直接令血金玺印内的吴邪一口鲜血喷出,以他如今的状态,想要接下这种高级武学,显然极为困难

"咔嚓"

在吴邪一口鲜血喷出后,那笼罩在其周身的血金玺印上,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碎裂之声,随后众人见到,在血金玺印与火焰巨兽对撞处,迅速游走出一道裂纹

在血金玺印之上裂纹游走而出后,凶兽周身的火焰,旋即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削弱,那般恐怖的撞击之势,也是彻底瓦解

"碎了"

"看来吴邪要输了,不过能与那吴傲拼成这样,已算是不错"

在吴邪周身灵力所化的血金玺印之上裂纹游走而出后,观众席上,一些喧哗之声迅速响起,而从他们的目光中,也是可以看出,对于这出现的一幕,他们似乎早有预料,并没有任何过多的惊讶,毕竟,吴邪与吴傲的实力本就差距悬殊

"这招"镇守一方"对于现在的我果然还是有些太过勉强"

望着身前血金玺印上游走而出的裂纹,吴邪挂着血渍的嘴角泛出一丝苦涩,以他如今[,!]的实力,显然还法完施展出这招真正的威力

"蚍蜉撼树"

望着吴邪身前游走出裂纹的防御,吴傲狂笑出声,眼中森寒浮现,旋即手掌猛然摁下,在其手掌摁下后,火焰凶兽仰天嘶吼一声,旋即便是再次踏着震天动地的步伐对着吴邪冲撞而去

这次,他要将吴邪彻底的斩杀!

"凝"

感受到身前火焰凶兽内,再次席卷而出的炽热火焰,吴邪面色一变,手中繁杂决印迅速捻成

在吴邪指间决印迅速捻成的同时,那火焰凶兽已是踏步冲来,极端燥热气息,下一秒,犹若地狱之火席卷而出,欲要将一切焚毁成虚

火焰凶兽,犹若一颗xiǎo型的烈日,散发着恐怖炽热,与极端暴虐的威势,随后在众人的目光下,再冲撞在吴邪身前的血金玺印之上

"轰"

惊人的轰鸣,自相撞处传荡而出,恐怖的能量涟漪,迅速扩散,令战台周边的能量光幕,迅速泛出繁密的涟漪

"嘭"

在能量涟漪消散后,对撞处,吴邪周身血金玺印之上,繁密的裂纹迅速游走而出,轰然炸裂而开,巨大的冲击力,将其直接撞向战台一旁的光幕之上

在吴邪身形狠狠的撞在战台边缘光幕之上后,那裹挟着滔天火焰的凶兽,也终是彻底力竭,后轰然一声,彻底炸裂而去

"噗"

在火焰凶兽炸裂的同时,吴傲面色一变,单膝跪地,一口鲜血喷出,体内气息迅速萎颓,显然,也是遭受了不xiǎo的创伤

他在施展"血变"后,以强大实力镇压住了丹田内的剑气,如今"血变"的时限已过,那种反噬,已是令他再战力

"想跟我斗,做梦"

轻轻逝去嘴角鲜血,吴傲抬头,望着那被灵光弥漫的一处,嘴角勾起一抹阴冷弧度,低笑出声,那里,正是吴邪后撞向之处,而现在,他已是感受不到前者气息,显然前者已经身亡

"输了?"

高台首位之上,吴雄视线落在战台那被灵光弥漫处,眼中有着些许暗沉,因为此刻,他也是感受不到吴邪的一丝气息

在其身旁,吴云此时也是满面凝重,毕竟,当初是他将举荐的吴邪,若是此战真的输了,那对于他来説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在吴雄身侧,此时的吴天端坐在位,满面喜色,他显然也是感受到吴邪的气息已经消失,而一旦吴傲胜了,便代表着吴莽也能获得一个名额,如此以来,便能获得两枚荒令

"唰"

就在众人以为,这场战斗已经结束时,弥漫的灵光之内,突然爆射出一道黑影,黑影速度极,一闪之下,已是出现在那单膝跪地的吴傲身前

黑影,自然便是吴邪,此时的吴邪满脸鲜血,面色煞白,先前的那道攻击,显然也是令他受了不弱的伤势,

吴邪望着身前的吴傲,散乱的碎发间,一双眸子,犹若鹰隼,散发着凌厉与凶光

若非他已是将"黄泉金身"练至xiǎo成,刚才那一招足以令其殒命

"什么?"

"接了吴傲那后一招,他竟然没死"

在看清那爆射而出的身影后,那观众台上,瞬间沸腾开来,显然也是未能猜到,吴邪竟然能在接下了那后一道攻击后,还能安然恙

在周围观众台上沸腾而开后,高台上,吴云眼中忧色迅速被一种喜色覆盖,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次赌赢了!

在吴邪闪至身前后,吴傲也是迅速回过神来,但以其如今的状态,显然也是法再做什么,目光惊恐的望向前者,颤声道,"怎么可能,你的气息明明已经……"

"你一直以出身出自内阁而自命不凡,今天我便告诉你,你不过如此"

吴邪目光如电,淡漠的望着身前的吴傲,双指并曲成剑,闪烁着淡金光泽的双指,犹若利剑,随后,那众多惊骇的目光下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洞穿吴傲的胸膛,一道低沉的冷语,带着几分峥嵘,在这片试炼场内响起,

"内阁之人,宁有种乎!"

拜求收藏!推荐!

//

""target="_blank">//"target="_blank">"//"target="_blank">

深圳曙光补牙
乐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疆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沈阳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