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煤荒引起电荒真的

2019-07-16 04:42: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煤荒”引起“电荒”,真的?_()中心

  国内主要电力企业发电用煤频频告急,国家发改委多次出面协调。然而,煤炭大省山西称,所有电煤合同完成率已达到110%

  ■本报 张帆

  从今年夏天开始一浪高过一浪的电力告急的声音,并没有随着冬天的来临而降温。

  岁末之时,湖南、江苏、湖北、浙江等几乎囊括了全国主要地区的21个省区市拉闸限电的情形此起彼伏。

  而与此同时,两种声音从煤电这两个唇齿相依却在今年以来显然有点顶牛的两大行业传出。

  “没有煤怎么发电?”电力企业向国家高层告急:缺煤。

  “电荒是因为缺煤?煤真的缺吗?”这是近日在全国最大的煤炭基地山西,听到当地煤炭部门颇感冤枉的说法。

  有业内人士则说,缺电是事实,缺煤却是炒作。其背后还是已经争吵了一年的煤电之争的继续。关于煤电之争本报6月25日曾有报道。)

  表象上的“煤荒”

  在中国,以煤为燃料的火电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就在近日,国内7家大型电力企业,包括国家电公司、华能集团公司、大唐集团公司、华电集团公司、国电集团公司、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中能电力工业燃料公司,正式向国家高层告急:缺煤。

  缺煤的情形不容乐观。一份《9月份国家电力公司电煤日均供耗煤及库存情况》(不含南方电公司所属的广东、广西、云南等地)报告显示,库存煤同比可用天数除西北外,各地都出现了减少,其中东北为6.84天、华北减少7.55天、华中减少23.87天。湖南减少最多,同比减少66.70天。华东地区中,上海减少21.26天、江苏省减少9.53天、浙江省减少36.58天、江西省减少39.07天。

  有媒体披露,目前华北及京津唐地区10个电厂、华东地区12个电厂、山东6个电厂的电煤库存先后降至安全警戒线以下,有的仅能满足二至三天正常发电用煤量。

  而煤炭第一大省山西也传出缺煤的消息,自11月初开始,山西省一些电厂的燃煤供应一直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截至11月3日,侯马电厂、永济电厂、河津电厂燃煤库存分别为1.1万吨、2.0万吨、3.6万吨,可用天数分别仅为4天、6天、5天;霍州、太原一电厂等电厂也多次申请停机储煤。

  更让这个产煤大省难堪的是,该省最大的国有重点钢铁企业太钢集团和最大的民营企业海鑫钢铁集团也一度由于缺煤而面临停产,企业向媒体透露了自己打算进口煤炭的意向。

  坐在煤堆上都没有煤用甚至还要进口煤,可见今年这煤缺到了何种地步。

  11月以来,国家发改委更是针对当前煤炭市场偏紧的形势,多次召集煤电两个部门进行协调。11月3日发文“关于进一步做好煤炭供应工作的紧急通知”;11月25日召开全国“做好当前煤炭供应工作电视会议”;11月28日则再次召集有关部门、主要产煤省区参加电煤协调会议。

  那么,真的是缺煤吗?是不是煤炭生产环节出了什么问题?

  煤炭产量大幅提升

  山西省作为全国煤炭第一大省,对煤炭产销全局自然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今年该省不断发生的煤矿事故,以及后来引起一些争议的大范围煤矿停产整顿,都给煤炭市场增添了一些不确定的因素。那么今年该省煤炭生产形势究竟怎样?专程赶赴山西。

  在省煤炭销售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向讲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年以来山西省煤炭产量增长迅猛。到11月份,全省煤炭产量达3.74亿吨,虽然8月份以后,山西省因连续发生三起重特大事故,除四大国有煤炭企业集团保持生产以外,其他煤矿全部停产整顿,经复产验收通过后方可投入生产,而受这一因素影响,三季度煤炭产量比二季度减少3464万吨,但到11月底,全省煤炭产量同比仍增长22.29%。山西煤炭不仅没减产,反而增产较大,原因是省内四大国有大型煤炭企业的各大煤矿都在满负荷生产。其中潞安矿业集团、晋城无烟煤集团、平朔煤炭工业公司产量增幅都在25%以上。

  产量大,煤炭外运力度也大。煤炭铁路出省外运量在一季度扭转负增长的态势,1-11月累计增长7.1%,其中重点煤炭企业铁路出省量增长12.3%,地方煤炭企业受小煤矿停产整顿,煤源减少的影响,铁路外运量同比减少61.9万吨。但全年出省煤达到3亿吨,同比增加2000万吨。特别是受近期公路治理超载问题的影响,山西省进一步加大了铁路煤炭运销的力度。铁路部门表示,有多少煤运多少煤。

  山西的情况是这样,各主要产煤省的情况也基本类似。今年前11月,国有重点煤矿产煤7.35亿吨,同比增加9700多万吨;国有地方煤矿产煤2.5亿吨,同比增产2000万吨;即使是前两年关闭整顿的乡镇煤矿,产量也达到4.37亿吨,同比增产1.3亿吨。

  而来自全国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至11月,全国原煤产量已达到14.23亿吨,同比增加2.47亿吨,增长21.1%,比去年全年13.93亿吨的产量高出3000万吨。专家预计,今年全年煤炭产量将达到15.5亿—16亿吨。

  个别煤种短缺不能泛言缺煤

  今年煤炭产量增长迅猛,远远高于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可是为什么煤炭供应仍然告急?

  首先,今年以来,国民经济快速增长,煤炭需求旺盛。1-10月,全国火电发电量同比增长16.5%;冶金行业生铁产量同比增长19.19%,钢产量同比增长22.02%;建材行业水泥产量同比增长16.5%;焦炭产量同比增长20.86%。主要煤炭消费行业产品产量都在大幅度增长。

  在此期间,国际煤炭市场价格也出现上扬,煤炭进口减少。首先由于澳元升值,使澳大利亚煤炭出口成本提高;其次石油价格上涨和海上动力紧张,导致海运费增幅较大,澳大利亚煤炭出口日本的海运费提高20美元/吨,比我国北部港口到日本高出12美元/吨,在运输成本增加的情况下,国际市场煤炭价格上涨,目前动力煤现货价格已达到32美元,比上半年上涨了8美元,使国内用煤行业减少了煤炭进口的数量。

  但来自山西的消息显示,从全省1-11月份煤炭供应情况看,无烟煤、贫瘦煤市场供求平稳;冶金行业用炼焦煤资源紧张;而作为电煤的动力煤在春节过后始终是供大于求、价格下跌的趋势,从三季度才开始价格回升。

  山西有关煤炭业内人士告诉,说缺煤,也只是一部分煤种较缺,由于冶金行业超常规发展,焦炭产量增幅较大,炼焦煤从去年以来需求持续增长,价格逐步攀升。他认为,不能以个别煤种短缺而泛泛说缺煤。

  至于前些时候发生在山西太钢和海鑫缺煤的事件,在当地有关部门了解到,其原因主要在于长期以来,山西地方小窑煤生产成本较低,销售价格大大低于国有重点煤矿,这两个企业主要依靠地方小窑煤。2003年太钢集团在省内订货会上只与山西焦煤集团签订了60万吨供货合同,其余则由企业自行采购地方煤。而海鑫集团则从未参加省内的煤炭订货会,全部自行采购地方小窑煤。这两个企业年消耗冶炼精煤量分别为150万吨和110万吨。而从8月19日山西省地方、乡镇煤矿全部停产整顿后,小窑煤产量大幅下降,地方煤源紧张,这两个企业因与重点煤矿没有供货合同,客观上造成用煤紧张。

  据了解,由于山西省对地方、乡镇煤矿的全面停产整顿,山西省煤炭产量少增产约2500万吨,对全国煤炭市场产生了一定影响。但目前多数煤矿已恢复生产。

  电煤短缺不是数量问题

  煤炭作为基础性资源1994年以前一直由国家定价,之后开始逐步放开,到1998年完全放开,但对电煤这一块却始终留了个尾巴,实行政府指导价。

  由于冶金、建材、化工等行业已经市场化,因此虽然这两年这些行业用煤增加,煤价大幅上涨,价格远远高于电煤,却没有发生任何问题。煤企也非常愿意将煤售给这些企业。

  电煤就不那么简单了。从2002年开始,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电煤价格也开始真正进入市场化。但在这一年12月长沙举行的电煤订货会上,双方却开始发生争端。煤炭企业的计划是以2002年电煤重点合同价格为基准,上浮5元/吨。而新成立的五大发电集团认为:在2001年电煤价格最高品种已经上涨8元的基础上,2003年再涨5元,对于要“电分家”的电力企业来说,成本难以消化。

  煤价已放开,而电价国家还控制着,体制矛盾是煤电“顶牛”的根本原因。在发电公司看来,煤价的持续上涨加大了电厂的生产成本,但电企又不能随意将电价上调。在达到电企所能承受煤价最高的限度时,电企只能采用停机限产的措施来维护电企的运营成本。但对煤炭行业来说,既然煤价已经放开,就应该由市场来定价,当然,也要承认历史,电毕竟是煤的最大用户,可以相对便宜,但也不能过低。现在市场煤价已经每吨达到190元,而电煤仍只有160元,只相当于1997年的水平,而且其中还包含了大量的运费,实际上还不如1997年高。而从1996年以来,各地电价都有程度不同的上涨。仅山西省就涨了四次,涨幅在30%以上,民用电涨幅则在70%以上。

  从煤价看,今年以来炼焦煤计划外价格上涨了30-50元/吨,无烟煤、贫瘦煤计划外价格提高10元/吨左右。动力煤由于今年年初煤炭订货会上煤电双方僵持不下,会议结束时,煤电双方只签署了有量却没有价的供煤合同。虽然有上方口头上煤涨5元钱的说法,但始终没有兑现。一直到六月份,国家发改委下文协调动力煤价格上调2元/吨,但在具体执行中也没有到位。目前,山西省内电煤价格为120-130元/吨,省外电煤价格为160-170元/吨,而市场用煤价格为190-200元/吨。

  山西省煤炭销售办公室有关负责人称,即使在电煤合同未能签订的情况下,山西省仍在向各大电厂供煤,到目前为止,所有电煤合同完成率达到110%。

  既然供煤率都已经超过了电企年初订货会上要求的合同数量,怎么还会缺煤呢?有关人士道出其中一个秘密:原来原国家电力公司和电力企业前几年在煤炭供应宽松时,自己大量减少国家订货计划,只按一定比例(约70-80%)订货,为市场自行采购留有余地,而现今在市场价格变化后又不愿意按市场价格购煤,致使不少电厂库存减少。而建在煤炭产地如山西、河南、陕西的电厂,从建厂开始,就主要使用小煤矿的廉价煤,不参加国家订货;小煤矿因安全等原因关停后,缺乏稳定的煤源和运输保障,一些电厂不适应市场变化,宁可停机也不采购市场煤。

  此外,当前煤炭紧张与从2000年开始形成的一个规律有关,即每年订货会前用户都会抢购煤炭增加库存,造成紧张;而订货会结束后,市场马上出现供大于求,港口存煤剧增,价格下滑。今年的情况就是如此而且非常突出,春节刚过,动力煤就出现过剩,秦皇岛港口存煤一度达到420万吨的历史高位,并持续保持在350万吨左右,直至十月末才有所改变。

  煤电各有体制困境

  在采访中发现,这场持续的煤电争端,也暴露出煤电各自体制内存在的矛盾与困境。

  首先,面对电煤要提价的冲击,电力体制改革过渡期间新旧两种燃料供应体制未能接轨,也是造成当前电煤紧张的一个重要原因。

  据业内人士称,电厂以前的电煤采购都由省电力燃料集团组织,电厂划转到五大发电集团后,电煤采购应该由国电集团负责。现在的情况是,五大发电集团都已相继成立了燃料公司,开始接管电厂燃料工作,但又未能完全介入;原来的各省电力燃料公司继续行使电力燃料管理职能,但又无法与各电厂进行有效衔接,形成交叉运作、各自为政。而对于买煤,五大发电集团多少有些热情不足。发电集团并没有将电厂的储煤占用资金及时拨付给电厂。同时,电煤采购还是由省电力燃料集团负责,购买高价位电煤造成发电成本增加,因此形成的利润损失只能由发电集团来承担。因此如果没有经过发电集团同意,电厂现在采购高价煤的账不知道最后由谁来负责。

  而对煤来说,在当前的红火背后也有自己的隐忧。山西煤炭行业有关人士忧心忡忡地说,随着复产验收工作的结束,以及部分新建、改扩建矿井投入生产,明年预计煤炭产量仍将保持稳定增长;同时国家采取了降低出口退税率等政策,限制炼焦煤和焦炭出口,将增加国内煤炭的有效供给。但从长远看,山西煤炭总量中,至今仍有50%依靠小煤矿生产,尤其是近十年缺乏大型矿井建设,后劲明显不足。目前煤炭产量的增长是在一些煤炭企业拼设备、拼资金、拼人力的情况下实现的。煤炭生产已到了极点。为了多出煤,许多大矿超强度生产,每天6小时的基本检修时间往往做不到,安全生产埋下很大隐患。

  根据目前煤矿规模和国民经济的发展速度有人预测,到2010年,中国煤炭产量将有2.5亿吨的缺口,到2020年,缺口将达到7亿吨。新建煤矿投资大、回报期长,至少需要3—5年才能建成一个现代化的煤矿。因此,国家应从现在开始,就应有计划地新建一批现代化新型煤矿。新增5亿吨煤炭规模,需要投资3000多亿元,而这3000多亿元,仅相当于电力工业两年的投资额。

  在采访结束时,山西省煤炭销售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发愁地对说,2004年的铁路运输计划最晚应当在这个月12号以前就申报上去,但订货会至今还没有举行,其原因就是上层还在就电煤价格的问题进行协调。

  获悉,明年的煤炭订货会初步定于本月底举行,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对煤电之间“顶牛”有什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法出台,看来电煤困局还将继续。

怎么开自己的微店
微信服务号发布文章怎能有吸引力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