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道破天穹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清虚剑之威【感谢龙舞九天的皇冠加更】

2020-01-16 23:22: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破天穹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清虚剑之威【感谢龙舞九天的皇冠加更】

“清虚!”

众主宰咆哮,包括神主都在这一刻惊呼。

恐怕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变故,高志头疼欲裂,在清虚出现的那一刻,他的脑子都仿佛要炸开一样。那种感觉太痛苦了,让他都艰难的站在这里。

清虚剑,那一滴主宰之血,竟然隐藏了这么大的秘密。

“你……唉!”

神主重重叹了口气,他此刻面对的攻击颇多,也没有办法与高志多说。zǐ皇天主与九天主宰的出现,彻底的让他陷入了困局,无法挣脱出来。同时,那些得到更多力量巩固的主宰执念,每一个都强的惊人。只不过,主宰这个层次太高了,靠着这些执念是绝对不可能恢复到主宰层次的。

高志用力去看清虚,可除了那与他一样的青色长袍,却什么都看不到。而且不过几息的时间罢了,他就双眼滴血,眼角仿佛要炸开一样。

“清虚!”

九天主宰咆哮,目眦尽裂,恨到了极点。

“你……终于出现了!”

zǐ皇天主怒吼,杀意滔天。

“一因……”

清虚跨步,伸手将神主抓了回去,清虚剑轻飘飘的斩向九天。

“轰!”

九天直接炸开,彻底消散。

“一果……”

清虚反手,一剑将zǐ皇天主身躯斩成了两半。“一念间。”

“一恩……”清虚跨步冲入了众主宰之中,清虚剑平淡无奇,又是一剑扫了过去,将十几位主宰轰杀。“一怨……”

“一世缘!”

清虚轻语,声音飘忽不定,透着玄奥无比的意境。声音未落,却又有十几位主宰炸开。

高志惊呆在了当场,这份实力……

神主面色剧变,低声道:“你怎么就不听?你这是断自己的后路。清虚剑内封印着你大部分的力量,现在因为斩不断的因果感受到了外边的气息,这是清虚剑拼着自毁的下场在解这个局。”

“你是说……这……只是清虚剑?”

高志诧异,他有点发懵,有些搞不清楚了。

“否则你以为呢?”神主叹了口气,“如果清虚剑受创,你去了玉清天就会让自己寸步难行。一切都只能够完全靠自己,拿回自己曾经的力量也将会变的很难。清虚剑存在的时间已经无法计算,虽然只是一件杀器,可真正的层次也在主宰这个层次了……况且,还沾惹了无法计算的鲜血。”

“他与你一起那么久,自身早就参悟了无上神通。否则的话,如何能够做到斩杀主宰的程度?他就等同于半个曾经的你。”

高志皱眉,叹了口气,“抱歉。”

神主摇头,“没有必要和我说这种话,因为根本就不需要。也许这就是因果,这个事情早晚都是要解决的。在清虚界你也看到了,那混沌灵主都能够找到那个地方,又何况他们呢?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也是可以找到的,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迟早的事情,终是要解决的。”

“因果这种事情啊,太可怕了。”

这已经不知道是神主说过第几次关于‘因果’的事情了,因果的存在连清虚自己都陷入其中,不可能超脱,也无法超脱。否则的话,那就会让因果失去任何意义。

所有主宰再度出现,只不过力量有所损耗罢了。

高志皱眉,那一滴主宰之血终于爆发了,许久以来都没有任何动静。只是因为现在的局势太艰难的缘故吗?高志也有些无法理解。

也许,这就是因果。

又或者,清虚早已料到了今天呢?有因有果,终归是要找个办法解决掉这些事情的。

神主也不再说什么,他频频向四周看去,他突然对眼前的这些事情丝毫不在意了。他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此刻缓慢的恢复着。

高志知道他在担心着什么,也知道他在寻找着什么。

“一情一欲,一魂灭!”

“一爱一憎,一魄绝!”

‘清虚’脚步平稳,穿梭于四方,清虚剑如这世间最可怕的杀器,只要被碰到就会被抹杀,被轰杀。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凝聚的九天主宰与zǐ皇天主依旧在拼命攻杀。

“一有一无,空。”

“一生一死,虚。”

‘清虚’左手虚按,所过之处那个位置的主宰统统被轰成了齑粉。清虚剑随意划空,瞬间又将刚刚凝聚成型的九天主宰与zǐ皇天主斩杀。

“怎么可能这么强?!”

高志倒吸一口冷气,如果这只是清虚剑的,可是他清楚清虚剑是被封印状态啊。

神主沉默,看了高志一眼,好一会才道:“主宰是没有精血的。”

“什么?”

高志一愣,一时间没有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主宰不存在精血,就是一种纯粹的力量。”

神主皱眉,“所以,你能够有,已经是稀奇的事情了。而那一滴精血,也是你曾经一小部分的力量。加上这世间最你最熟悉的也就是清虚剑了,我想你应该能够想的到清虚剑实际上到底有多么强大了吧?”

“力量是有极限的,就算是裁决者也是同样。那么在最后,就只能够将力量转移,也就是外物。在这样的情况下,清虚剑只会越来越强,至于能够强到什么地步,反正我是不知道的,也不可能知道。”

神主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总之很强,最起码主宰灵宝就是一个世界仅次于主宰的最强存在。换而言之,主人为裁决者,又不需要创界,你觉的……会弱吗?”

“裁决者不创界?”

高志轻语,“主宰才是负责创界的?”

“是的。”

神主重重点头,“裁决者高高在上,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想裁决者对于我来说依旧只是一个传说。因为,但凡见到他们的都死了。”

“我曾经听说,裁决者总共有两位?”高志开口询问,这是他从清风口中得知的。

谁知,听到这话的神主却苦笑一声,“谁知道呢?也许是两位吧。”

顿了一顿又道:“他们拥有无上地位和力量,创界是他们不需要的,这是一种义务。只不过……唉,我也说不上来啊,这个级别与我们这些主宰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所以创界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儿戏,没那心情去做,也不屑于去做,更不需要去做。”

高志默然,对于神主将他当作清虚的事情他已经习惯,或者从清风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逐渐在习惯了。是与不是,其实并不重要。就是他自己也说不来,而如今他在这个层次却已经触摸到了这浩瀚的世界观。

‘清虚’依旧在不断屠杀,速度越来越快,每一个动作都是简单的,却都如行云流水一般顺畅,很果决,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丝犹豫的。连神主都不需要去帮忙了,彻底的沦为了看客。

“如果是我继续杀的话,呵呵,也会沾染上因果吧?毕竟这不是我的事情。”神主自嘲一笑,“清虚啊清虚,真不知道你到底都在想什么样的事情。差距,真的就是那么大吗?”

高志看了他一眼,无奈一笑,很多事情太过玄奇,也太过神秘了。

裁决者真的有神主说的那么好吗?那么清闲?

高志心底却有些不以为然,总觉的这里边肯定还是有故事存在的。绝非是像神主说的那么简单,毕竟天诞生了主宰,主宰创界,世界内又衍生无数生灵,这一切都是顺风顺水的进行着。

生灵的寿命有长有短,在三十三万年的时间里,绝对有无数代生灵死去。那么这一切却为什么要定在三十三万年呢?为什么不是一代生灵的诞生,就立即献祭呢?

高志看向前方,头疼的感觉已经逐渐被缓解了,‘清虚’纵横无敌,清虚剑对于这些主宰都有着很大的克制作用,故此才会让一切变的更加简单。

而同一时间,神主所担心的那位神秘人,那位裁决者,却在遥远的另外一片区域。

而他的身前,却有三个人!

那三人神色冷酷,两男一女。

“还有多久?”其中一人语气晒冷,他周身血气缭绕,非常的恐怖。他竟然穿着厚重的甲胄,透着古老沧桑的气息。

“十几二十年。”

神秘男子轻笑,“怎么?那么急?”

“都到了这个时间,你还笑的出来?”

另外一名老者,长髯如血,闻声眼神如电,厉声喝道:“如果一切都无法顺利进行,就休怪我们不客气。”

“呵呵。”神秘男子轻笑,自顾自的走到一旁坐下,“急什么?时间有的是,主醒来的那一刻,才是一切的开始。你们急什么?另外,麻烦你们对我客气点,惹火了我,大家都没有好处。”

“你敢威胁我们?”

那身着甲胄的男子眼中有杀意缭绕,猛地到了神秘男子前方,杀意弥漫,“我看你是在找死!”

“别把话说的太满,大家各司其职罢了。”

神秘男子淡然一笑,“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别没事瞎溜达。”

那名女子相貌普普通通,可眼神却一点都不普通,仿佛有无尽的力量在其中荡漾,闻言只是淡然道:“清虚呢?为何只是隔了几个献祭之年,我竟然感受不到他的气息了?”

“谁知道呢?也去溜达了吧。而且你们这个呈现方式想感受到他,还是有点小麻烦的。”

神秘男子呵呵一笑,“还是回到你们该在的地方吧,你们这样不是很耗费力量吗?放心吧,主醒来的那一刻,你们的补给会到的。”

昌图县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张掖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牛皮癣医院佛山哪家好
广西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扬州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