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二十八章:蝶谷之妖

2020-01-16 14:26: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二十八章:蝶谷之妖

当然在蝶谷之中的七夜杀并不清楚自己的家人一直在打着她的主意,她现在也是觉得自己开始有diǎn不正常,大起大落的心情,一直没得到平复,关键还是纱织依然陷入昏迷之中,而陈大伟开始脱掉身上的血衣,然后请着那位跟着过来的李姓老人刺客帮忙敷药包扎,一些疗伤的药粉和绷带,奇怪的是并没有人询问他这两样东西到底是哪里来的!

就是这样一diǎn忙都帮不上的情况之下,七夜杀的烦躁才会不断升级,恐怕眼下只缺少某个契机才会让她的怒气彻底得到释放,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就传来了外人一阵大声的警告声:“凶徒,你们已经被我们彻底包围了,请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被追过来了?陈大伟眼眉一阵急跳,刚才来的时候,其实他已经做足了防备工作,一路上都是相当戒备着,也尽可能的没有留下痕迹,可依然没想到,这才进来不多久,就已经被追赶过来,并且实现了包围?他本来还要想下办法,谁知道七夜杀是一声不吭就往着外面走出去,甚至是直接就推开了门,陈大伟立即上前把她的人拉住,然而迎来的,却是一支破发之箭在门开的瞬间就穿过那条厘米之间的间隙,直射进来!

虽然説幸好把人拉住,不过也是真正的把七夜杀的怒气彻底爆发出来,陈大伟几乎是阻止不到的情况,在她的右手手背之上,就闪烁出极其强烈的金色光芒,是根本就失控到没有限制自己的内心想法,直接再度使用了王者之力,眼见这个情况发生,陈大伟也就没有再度出言阻止,而且也确定好了目前的情况,外面并不是有大多数妖怪将大家包围,对方只是在恐吓着在这里面的人,而且还有位箭术高人,打算是想趁着其他妖怪尚未到来之际,而先搞定他们这帮人!

任由七夜杀再度开杀戒,同时也确定了这个地方很快也会不再安全,可是房间里头,不仅有沈小兰和她家的两位前来救人的帮手,还有一大帮完全就只能被当成负累的小孩存在,留在已经暴露出来的这个地方,根本就只有等死而已,除非能够称着这几分钟的时间,将这里的人大多数都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一想到这diǎn,陈大伟只能再次凑上陷入昏迷之中的纱织,希望能够叫醒对方!然而,就算喊着几句,推着身体,少女依然是没有半diǎn反应,她这种昏迷情况,似乎是累到毫无意识般。<-.

要是被徽章的光芒射中的话,那道光芒的效果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让尸化的纱织完全变回之前的样子,有可能是净化的能力吗?那也应该跟镇邪咒不太一样的净化吧,至少是没有伤害性的,毕竟跟凝聚的能力他也是心里有数,既然不是伤害,那就只有治愈能力了,假如治愈的能力过强的话,那也是会让她舒服到难以清醒的情况,一想到这diǎn,陈大伟就打算狠心一下,从戒指里掏出一把匕首,不再犹豫就直接下刀,一下就刺中了纱织的手掌,穿心而过!

被彻底惹疯的七夜杀,直接就甩出两把蝶舞,根本不用多余的动作,也不用任何瞄准,甩出来的蝶舞直接破窗而出,几乎是在操控着它们攻击的同时,她就直接从另外一个窗户口突破而出,完全没有任何留手的情况,直接祭出了被黑色风暴包裹着的杀生柴刀,绝对的破坏力,只是在七夜杀的片念之间,一击就彻底劈开了一大片废墟出来,多灾多难的城市又再度陷入绝对的恐慌之下!

杀生的破坏力堪称是灾难级别的,外面的妖怪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种灾难究竟是不是自己能承受得住的,风暴袭来之后,能逃的,几乎都是拼尽全力的逃亡,而没有逃走的,几乎蠢到以为自己的妖力防御圈能够抵挡杀生风暴的一击,却是彻底被撕裂成无数的血肉碎片,而且能打的都逃走的话,那既然已经这样的状态之下,七夜杀岂能有收手的理由,几乎已经成为一个只懂得破坏的杀戮者,看似简单的一刀一刀,各个方向劈着下来,城市各方面就是接受着这种无法逃离的黑色风暴所碾压,再一次受到无情的摧残,即便説是这里的妖怪有吃人的倾向,可眼下其实也只有某些身份背景的人物才有份的,蝶谷的妖怪对于吃人可能趋近一种天性,可他们也不可能真的靠吃人而提升能力之类的,美味归美味,真正享用人类的妖怪又到底有多少个呢?这个问题其实就是陈大伟也有想过,所以他才没有像纱织和七夜杀那般陷入失控的暴走,而是相当理性的只会对红蜘蛛商队的人类的动手,但这个问题,到目前为止来看,其实早就已经可有可无了!

城市再度被摧毁,死亡的妖怪数量逐渐攀升,不断前来阻止的,也在开始增加,并且也开始了组织起来,而七夜杀的杀生,最多只能撑到王者之力结束为止,如果连她都结束的话,那就剩下最后一次的使用权,而没有王者之力和发动王者之力的区别可是相当之大,正是如此,被形成包围之后,这个地方会被妖怪彻底攻陷也是迟早的事情,到这里,其实七夜杀才知道自己确实闹得过头了!

可就算不算上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就是之前屠杀的事件以及纱织的虐杀事件都已经成为导火线,做多做少的区别也就只有死亡的妖怪数量以及城市被摧毁的严重程度,正是如此,完事之后想通这些的七夜杀,也就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太多,直接就想要走回房间里偷,然而谁知道,一股巨大的能量早一步穿过她的视线,直接轰炸到了房间里头,同样被彻底的摧毁到一干二净,就像刚才所用的杀生,随手看出来的几剑风暴一样!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双眼,可事实就是这样突然在自己眼前发生着,就像是故意般的感觉!

又是蝶谷的妖怪,这次来得妖怪完全就没有半diǎn客气的意思,一来就直接对着这个地方动手,正是对方的有如此的行为,七夜杀在愕然之后,眼里的泪水就是相当惊慌的汹涌而出,那种古怪的感觉,以及,不安和恐惧也开始对着她袭来,只剩下一句“不可能”的话来欺骗着自己!

可是上空飘荡着的妖怪也根本就不会理会七夜杀到底在干什么,第二招直接从手中扔出来,又快的速度,又准的轨道,直接朝着她背后袭来,一切就如料想般的进行着,而对方应该绝对没有料想到的一件事,绝对只有,在这些要对付的人里面,有着一个近乎bug的存在!

“小七姐姐!”纱织大声喊了一下,才把七夜杀一下喊醒过来,而等她本人回神过来之际,人其实并不再是原地的方向,而是在另外一个高处的地方,相对的,刚才出手的妖怪,就在她们两人所站着的地方对面!

“没事?那,陈大伟那家伙呢?”七夜杀也是被纱织的突然出现而感到相当的惊讶,同时也立即向纱织询问着陈大伟的问题,而对方尚未回答,倒是某人的声音就从另外一个地方传着过来,正是只有一身绷带包扎着的陈大伟,“大家没事就好,幸好有纱织的能力!”

他既然出现在那个地方也是有他的想法,就是连纱织自己都觉得惊讶,因为刚才明明是将陈大伟带到另外一个地方的,但眼下,他却是跟刚才出手的妖怪,站在同一个地方,而这下,七夜杀就忍不住自己刚才的担心,立即用着命令的语气大声喊道:“你赶紧给姐姐我过来,快!”

陈大伟意外的回头望了一下七夜杀,是有diǎn不太清楚她为何要喊自己过去,不过还是微笑着摇着头,随后才説道:“这个家伙,貌似跟之前的有diǎn不一样,攻击伤害太强了,刚才随手一击就能摧毁我们躲着的那个仓库,就算是现在也不急不忙的等待我们将话説清,再来动手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顾忌着纱织的能力,不过怎么都好,这个对手,先交给我解决,趁着还没有其他妖怪赶到来的时候,七姐你还是先重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吧,毕竟……”

他倒是没有直接説下去,“哭”之类的禁词要是説了,谁知道

北京熙仁医院王乐今
临淄区人民医院
长春妇科专科医院
海口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苏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