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破碎命盘 第二百六十九章 身份

2019-10-12 17:46: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碎命盘 第二百六十九章 身份

云放嘴角微微扯动了下

,他终于明白了为何朗洛一提起这个老朋友,就咬牙切齿的,一口一个老杂毛。

骂得好。

“那女娃子是你的弟子吧,你老夸这女娃子天赋卓绝,今日一见真是个好苗子。”赤鸿指着云宁说道。

朗洛见赤鸿不再玩世,也想说点正经的。

云放听到有人夸他的女儿,心里也有几分喜悦。

不过赤鸿接下来的话就让他们的表情愣住了。

“像我徒弟这样的,我都不好意思夸,太差了,我夸不出口。”

“妈的,老杂毛,你能别嘚瑟了吗?”

云放眉毛直跳,暗道这赤鸿膈应人的功夫真的是一流。

连龙渊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道:“老师,你如果没什么事,咱们就回去吧。”

“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可以走了,对了,你在路上不是说需要帮那几个朋友的忙吗?跟他讲讲。你师父在这里,面子大着呢。”赤鸿抱着手臂,一派高高在上的样子。

龙渊见赤鸿这样也是暗暗摇头,他老师的奇葩性格和臭脾气连赤炎都受不了,真不是盖的。

不过龙渊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他现在无法参加炼器师比赛了,奖品拿不到,为吴老汉治伤的化骨丹他拿不到了,正好在这里开口。

“晚辈想在炼器师会馆讨要一枚化骨丹,并且想让朗洛馆长帮我照看下与我同来的几个朋友,不日我就要离开了。”龙渊说道。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不等朗洛同意,赤鸿就直接开口了。

“我徒弟还没娶媳妇,你有兴趣让你的弟子做我的徒媳妇不?我让他勉为其难的收了。他要走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赤鸿对着朗洛说道。

龙渊走到门口,听到这话差点没站稳。

“为老不尊!”云宁气得直接离了座,到门口差点将龙渊撞翻了。

云放则是一脸难看,若不是顾忌赤鸿炼器师的身份,他就要在这里动手削人了。

“老杂毛,你嘚瑟完了没有。”一句话从朗洛的齿缝里蹦了出来。

赤鸿饮了口茶,淡定说道:“你想了解他的来历?”

“没错。”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我怕我说出他的来历,你就要把你的算盘给摔了。”赤鸿道。

“吓唬谁啊?”朗洛嗤笑一声。

“他是武门弟子。”

“武门弟子怎地?炼器师基本都出自武门。”

“他是七大门派的弟子。”

“七大门派?”朗洛坐直了身体,脸色有些凝重,他没想到龙渊来头这么大。

甘隆听了这话也瞪眼了,如果龙渊是七大门派的弟子,他们还需要将自己的计划告知对方师门。

云放也没想到龙渊竟然是出自七大门派,这样的出身,可不比他城主府差。

“你的算盘能打到龙胤山庄去吗?”赤鸿又是一脸贱笑的看了看朗洛。

朗洛手中的杯盏掉在了地上,他一脸的震惊,道:“龙胤山庄的弟子成为了炼器师?”

“开玩笑吧。”甘隆也叫出声来。

龙胤山庄的弟子从来都是天赋卓绝之辈,每当世间大劫的时候都是站在最前线的人员,怎么可能分心去学习炼制武器。

云放也眨巴着眼睛,显然是对龙渊的身份感到惊讶。

“你们打的算盘,怎么个三下五除二要不要给龙胤山庄看看?”赤鸿饶有兴趣地看着朗洛和甘隆二人。

“他是我徒弟。”赤鸿又补充了一句,一脸的神气。

朗洛和甘隆对望了一眼,一时都有些心乱。

他们想培养龙渊去跟玄门丹鼎派和符箓派对抗,可是玄门的这两个门派和龙胤山庄之间本来就不睦,他们这样做无疑就是去点二者之间的炸药引信。

不仅是丹鼎派和符箓派,只要玄门有野心的门派,都将龙胤山庄看作眼中钉。

两百年前,就是龙战破坏了他们的计划。

“他还有身份我没有亮出来,怕你们受了惊吓。”赤鸿笑眯眯地说道。

朗洛看着赤鸿眯眼笑的样子,骂道:“老不死的,这小子是被你诓得学习炼制武器吧。”

“不服你咬我?”赤鸿一脸的嘚瑟。

“我说这些,并不是要你们放弃打算盘,而是要让你们对我徒弟有足够的重视。算盘你们可以接着打,我徒弟不会有什么意见。”

“这是为什么?”朗洛有些不解。

说得好听点,他们是重点培养龙渊,说难听的话,他们是想让龙渊日后成为炼器师的一把枪。

拿龙胤山庄的弟子当枪使,这可是犯了龙胤山庄的忌讳。

“我说过,他还有别的身份。”赤鸿说得像煞有介事一样。

“而且龙胤山庄有他的师父,我也是他的师父,我现在地位跟凌九天一样。”赤鸿看着朗洛,脸上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随后他扭头对云放说道:“怎么样,考虑下将你闺女当我的徒媳妇,如何?且不说他龙胤山庄弟子的身份,只说他是姜神的亲传弟子,配你闺女也没问题吧。郎才女貌的。”

“他还是姜神的亲传弟子?”朗洛又震惊了。

“你以为?”赤鸿撇了撇嘴,鄙视着朗洛,像是在怀疑后者的智力一样。

龙渊是第二个修炼成武尸四极变的武人,说他是姜神的亲传弟子也不算错,毕竟他继承了姜神的衣钵。

不过赤鸿显然不打算解释,他快步入轮回了,的确有想要抱徒孙的想法。

“他是一个武尸,我们早该想到这层关系的。”甘隆道。

云放是真的心动了,龙胤山庄弟子的身份配她的女儿,绝对绰绰有余,而且龙渊还在炼器上有这么高的天赋,又是姜神亲传弟子,这简直就是金龟婿。

之前云放不知道龙渊的底子,现在知道了龙渊的身份,他可以放心地去拉拢了。

龙渊虽然有着龙胤山庄弟子的身份,不入俗世,但炼器师也是他的身份,谁说一个炼器师不能入俗世了?

看着朗洛甘隆和云放对龙渊已经有了足够的重视,赤鸿也笑着啜了一口茶。

龙渊在火冕洞天已经将以前的作为告知了他,他也分析过,龙渊毕竟杀害了俗世人,这条罪名真实存在,而且杀了近千人,万一事情败露,武门执法若是真执行法规,龙渊必死无疑。

所以在赤鸿的考量中,就想让龙渊拿炼器师会馆作为保护伞,这也是他让龙渊来到法兰城参加炼器师比赛的真正原因。

日后如果龙渊被除名弟子籍,那么炼器师会馆就是他的归宿。

只要现在炼器师会馆对龙渊有了足够的重视,日后为其耗费了巨大的资源,炼器师会馆自然会去保龙渊。

如果不是龙渊即将去招摇山了,赤鸿还打算让龙渊去东都亮亮风头,找个驸马什么的当当。

重视他的人越多,龙渊越安全。

只不过赤鸿的这些心思,龙渊是不知道的。

“龙渊明日就要随我回去了,他自己有要事,炼器师比赛他是参加了。不过照我看来,你们估计也没准备让他参加吧。”赤鸿说道。

朗洛摇摇头,说道:“我连他的档案都销毁了,这样的苗子,对炼器师会馆,太重要了,不宜过早显露苗头。”

“你们的算盘接着打,我回去了。”赤鸿起身说道。

在赤鸿离开之后,朗洛甘隆还有云放三人面面相觑。

“只要在法兰城,龙渊有什么要求,我会尽量满足他。回去问问云宁,有没有婚嫁的心思。”云放在心里说道。

“计划照旧。”朗洛对甘隆说道。

甘隆也点了点头,知道龙渊的底细后,他们就不用设防了。

……

赤鸿离开炼器师会馆之后并没有去客栈,而是去了神珍坊。

龙渊回到客栈,等了半天不见赤鸿人影,刚想出去走走时,城主府的两个侍卫将他请去了城主府。

“宁儿,你现在有婚嫁的心思吗?”城主府花园中,云放问云宁道。他刚才已经将龙渊的身份跟云宁说了。

云宁听到父亲这样问,柳眉稍弯,她自然能听出她父亲话里的意思。

“他当日说不定真的是口误,以他师父那种为老不尊的性子,淫词挂在嘴边也是正常。”云宁缓缓踱步,思考她和龙渊不和的原因。

思来想去,云宁才发现她给龙渊安上一个登徒子的标签,其实挺冤枉龙渊的。

“而且,他身边那个叫吴婷的,虽然容颜俏丽,气质也不错,但是也没见他跟那个女子有什么暧昧传递。”云宁越想越觉得都是她事先把龙渊往坏处想了,所以才总看龙渊不顺眼。

“爹,就算女儿有婚嫁的心思,人家和他相处的时间还短……而且既然他有着那样的身份,眼光自然不俗……女儿是没见他多瞅我一眼。”云宁小声说道。

“那爹帮你问问你在他心里的印象总归可以吧。”云放说道。

云宁俏脸有些微红,有如斜曛映照,她知道她爹是想撮合她与龙渊,心里稍稍挣扎一番后,便轻轻嗯了一声。

不久后,侍卫来报告,龙渊已经来到了城主府。

云宁听到龙渊的名字后,黛眉微低,喃道:“我那样恼他,真的是羞死了。”

宁德治疗妇科方法
延安治疗性病费用
贵港治疗男科医院
宁德治疗妇科费用
延安治疗性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