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海巖因收藏黃花梨經濟拮據吃飯超200塊覺

2020-01-23 17:49: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海岩因收藏黄花梨经济拮据 吃饭超200块觉得贵

喜欢收藏的人经济上都很拮据,我要是想买一件超过200块钱的衣服,得下很大决心家人出去吃个饭超过200块,我也会觉得有点贵了 海岩常跟儿子说,你要买那些相机、电脑什么的以后也可以再买,但是买黄花梨都是抢救性的,以后可能就没了

听海岩聊收藏是一件特别惬意的事情,即使你对古典家具一无所知,在他的娓娓道来中,水深如许的黄花梨世界在一个外行人看来,也会别有意趣

几个月前,北京721大雨,海岩筹建中的黄花梨艺术馆积水一米多深,整个地下室被灌满,所有装修工程要重做,损失惨重所幸几百件黄花梨家具尚未搬进,但原定2012年底开业的艺术馆,要推迟到2013年了他半开玩笑地说,现在说起这事儿还是要掉眼泪

位于北京顺义的艺术馆自筹建起就一波三折,各种意外和天灾,海岩都耐心地一个一个解决工程预算不断追加,工人、投资方、当地村民,海岩在三方间周旋,所有花钱的事都亲力亲为,可谓殚精竭虑黄花梨可以降压,海岩常说,天天坐在黄花梨桌子旁边,还好意思大动肝火吗

十几年来,海岩的收藏一直比较理性,没什么志在必得的东西,但只要收入囊中的必是所爱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哪有那么多钱啊

最重要的是材料别看错了

最初,海岩只是喜欢古典家具,但对材质不在乎单位分了房子,一帮同事相约去河北香河买中式家具,那儿的价格基本是北京城里的一半 我看中了一套老榆木的官帽椅,两椅一几开价一千五,后来砍到一千同事要了张名片,上边写的是河北大成,我们当时就没买换了一天我们开车上大成,路过燕莎元亨利家具店我说进去看看吧,同车的党委书记说,那地方可不能看,那是卖黄花梨和紫檀的,看进去拔不出眼了我说哪有什么不能看的,我这人定力好,然后我们就进去了 那次,海岩花大价钱买了两件

这些昂贵迷人的黄花梨家具入了海岩的眼,就再没能拔出来从此以后,海岩开始看重家具的材质,后来知道了什么是明式,什么是清式我们所说的中国古典家具,其实指的是明清家具明以前也有家具,但是从明中期以后,中国人开始用硬木做家具,加上文人的参与,大家开始注重材质本身的美,紫檀和黄花梨符合中国人的最高等级的审美要求过去讲家具是七分质三分工,但是对紫檀黄花梨来说是九点五分质,零点五分工我们买东西的时候,看款和工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材料别看错了,一个东西紫檀做的值3万元,要是换成老榆木的,就成300元了

搬家一次损失100多万

近几年,黄花梨家具的市场行情与和田玉相似,新的价格比老的贵,海岩认为主要是原料太贵一块黄花梨整板价格比家具还贵,每件新家具都是根据料来做的但是老的黄花梨中,有著录、传承有序、款型经典、很少修配的要比新的贵多了,这样的东西就更少见 一对完整品相的新官帽椅,价格在100万到400万元之间,要看它具体用材和做工的区别一对老的官帽椅,也是三四百万元的价格,但是著录过的,就能达到两三千万元一件新的海黄 (海南黄花梨)罗汉床,大概是1200万元左右,越黄(越南黄花梨)在三四百万元之间

黄花梨家具收藏,海岩是新老都买

,他收的第一件老的黄花梨家具,是马未都带着买的那次他带我转了一整天,最后到了一家古玩店,一进店门有一个1米8的明代黄花梨条案他说,这个不错,问了问价格,60万元出来以后马未都说,这个是独板的案子,而且是厚板,看一百个也不一定能看到,价格是公道的,但是今天不能买,咱们再找个时间来我就问,好东西你怎么不要啊他说很多人都这样问,我东西多,也不是看到了就必拿,如果这个东西你不要,我可能会考虑 海岩最后决定拿

这家古玩店的主人姓冯,在圈里很有名气,大家都叫他胖冯,第二次去看那条案,马未都跟对方介绍说,海岩是初入这行,把这生意做成了对他是个鼓励,你给个折扣吧 最后拿下的价格是38万元,这算是很大折扣了 海岩说,写小说的人都有观察人的习惯,马未都和胖冯还价的时候,他就在旁边观察这俩人是真说还是假说

有一次海岩搬家,专门找了个同事帮忙盯着这个案子,这东西四百年了,经过那么多人的手,都是完好无损的,别在我手里给磕了结果,所有东西都好好的,唯独把这件的腿给磕断了海岩很心疼,找人来修好也留下一道明显的伤痕他狠狠心,决定卖了它买家见了东西很喜欢,说定价钱是200万元,几乎要掏钱的时候,发现这道伤,说不行,只能出到80万元了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以80万元成交海岩苦笑着说:这搬一次家损失了一百多万元

很有意思的一小时理论

收藏圈子水很深,造假行就更深了海岩的黄花梨知识都是自学的,这个可没有学校上电视上讲的,很多都是错的,是过时的专门研究古典家具的、生产家具的和专门修补家具的,他们之间的观点都不一致南方人和北方人的观点也不一致你得跟各方面的人谈,兼收并蓄,还得有清楚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判断,然后才能得出自己的观点

海岩有一个很有意思的 一小时理论:经常有人说这个东西是明末的,或者是清初的,我说明末与清初不就是差一小时吗现在说东西是明还是清,大部分是根据利益来说的,如果清的值钱,很多就会往清说清三代(康雍乾)值钱,就都往这上边靠,我说嘉庆和乾隆不就是差一小时吗现在拍卖的家具基本都说成是文房的,厨房的碗柜说成是文玩柜或者书柜,床边的脚踏说成是笔床、香台,因为文房的东西价格高

他还纠正说,一件东西的陈旧程度不足以说明它是年代久还是近,这和你保管的情况有关:是当宝贝似的存着,还是扔院子里风吹雨淋,呈现的情况是不一样的 过去讲好东西不怕戴,这都是错误观念,越好的东西越娇贵,一定要好好保养一个好的翡翠环儿,如果整天洗手什么都戴着,洗手液洗衣液都会渗进去,就不纯粹了几十万的镯子不是戴的,是放盒里的,偶尔出席个活动戴一下所有好东西用久了都会贬值,只有黄花梨和紫檀越用越增值这是木器和其他材质的区别 海岩说,他收藏的五百多件黄花梨家具,是自己看了上万件之后才买下的 海黄有各种形态,越黄也是,凭借一个或者几个指标是无法判断的

受到收藏家王世襄的启发

喜欢收藏的人经济上都是很拮据的,我要是想买一件超过200块钱的衣服,得下很大决心家人出去吃个饭超过200块,我也会觉得有点贵了海岩常跟儿子说,你要买的那些相机、电脑什么的以后也可以再买,但是买黄花梨都是抢救性的,以后可能就没了

一次海岩和儿子一起看电视,正好看到他在一个节目里说,自己的收藏不传家人儿子扭头问他,原来不留给我啊海岩解释说,这些东西都是皇家的,王公显贵用的,我们用会折寿,留给社会是积德

海岩位于顺义的黄花梨艺术馆最后定名为榈园(黄花梨又名黄花榈),博物馆是文物性质的,艺术馆则是文化性质,我们希望这个地方的性质能够更宽泛一点,所以选了后者海岩承诺,他在这家艺术馆的所有展品,包括五百件黄花梨、一百多件紫檀家具,以及部分红木家具和字画,将永久放在这里陈列这些东西名义上还是他的,但已不能随意变卖

海岩这么做是受到收藏家王世襄的启发,王世襄生前一直都希望有这样的博物馆:所有的明清家具陈列在明清建筑当中,按照古人的生活状态陈设展品,人们看到的不仅是家具之美,更是我们古人的生活之美

海岩想实现王世襄这一未竟之愿:黄花梨在古代既是艺术品,更是生活实用品我希望这个艺术馆既要还原古人的生活场景,更具备体验功能,可游、可居、可宴在欧洲有很多几百年的古堡也具备这种功能

坐在窗边的海岩会时时把那件精巧别致、雕有童叟嬉戏图的明代黄花梨轿厢放在双腿上抚摸,眼神充满爱意,那也许就是很多年前,它最初的主人在摇晃的二人小轿里摩挲着它的样子

夜间咳嗽出汗怎么回事
积食内热怎么调理
珠海治疗白癜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