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龙鞭咒 第4章 迷途

2019-12-04 18:58: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鞭咒 第4章 迷途

眼见这位麻子脸“大侠”的神情越来越迷茫,眼神愈来愈空洞,脚步虚浮,站立不定,一旁的风子墨心中暗暗惊叹这七叶紫金花的叶片果然不是好惹的,不过趁着麻子脸还没睡过去的机会,得赶紧将此禁地中的秘密给问出来!

只不过问了几遍,麻子脸还是眼神空洞,神志不清,正当风子墨怀疑这七叶紫金花是不是非要跟上古巫术结合才能奏效时,麻子脸嘴里忽然xiǎo声嘟囔了几声,风子墨急忙凑上前去,只听麻子脸断断续续的説道:

“灯笼······灯笼上有······”

“快説,有,有什么?”

“有,有钥匙···蜡烛芯······”

“蜡烛芯?是什么?”

“呼···呼···”

“喂喂,别睡啊,嗨,你,你······”

风子墨无可奈何地望着眼前呼呼大睡的人,拍了拍他的那张麻子脸,只是不管风子墨怎么拍,那麻子脸还是睡得跟一头死猪一样,估计当真是要睡上七天七夜了!风子墨摇了摇头,随即赶忙拿过麻子脸放在地上的那只灯笼,只见灯笼上画着一幅图,风子墨细细一看,才发觉此图似乎是一个人的脸,但是又説不出为什么,总感觉这张人脸有些问题,眉毛不似眉毛,眼睛不像眼睛的,眉毛长,长地都朝额头上发展了,两条细长的眉毛一直延伸到额头的正中间,缠绕连接在一起,让人感觉似乎是另一只眼睛长在了额头的正中间。眼睛嘛,用线条细细的描绘,只是眼角似乎还有皱纹,一条条地微微向下弯曲,消失在脸颊上,鼻子似乎是肥大而宽厚的,只是在鼻梁上,有一条弯弯的曲线刻在上面,似乎像是一个勺子?可是,嘴巴呢?嘴巴在哪里?

风子墨左看右看,依旧没发现什么,过了一会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只见风子墨皱着眉头慢慢地将灯笼放在地上,走开了几步,居高临下地往灯笼上看去,果然,只见黄色的灯笼纸上出现了一抹金色的线条,在烛光的照耀下若隐若现,其位置的确就在灯笼人脸上本应画上嘴巴的部分,风子墨大喜,凑上前去闻了闻,果然闻见一股清新的气息从金色线条上隐隐传了出来,同时,原先脑中那昏昏沉沉的感觉顿时是消失无踪了,风子墨叹道:果然是传説中花开七载才结的“金果”啊!那这“人脸”,莫非是此禁地迷宫的地图?那这金色的线条,岂不就是走出这禁地的关键所在吗?吁···这禁地,当真是不可xiǎo觑了!

正想着,只听后面传来树枝劈啪折断的声音,风子墨一惊,赶忙回头一看,原来是麻子脸转了一个身,正好压在了先前风子墨踩在的那堆枯枝败叶上,而后继续呼呼大睡。

风子墨怔了怔,看了看后面熟睡的麻子脸,又看了看手里拿着的灯笼,嘴角微微一笑,便朝着麻子脸的方向走了过去······

树林里,依旧是静悄悄的,一队儿人,开头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后面跟着五个青衣白领的人提着灯笼有气无力的走在这石砖铺成的xiǎo道上,四周黑漆漆的,此时,一个怯弱弱的声音试探性地问道:

“大哥,那个···麻子脸,到现在···”

“怎么了?他没回来管你奶奶个屁事儿啊,他奶奶的,俺们走俺们的!”

“他···这么长时间了···会不会出什么事儿了

?”

“出事儿,能出什么事儿啊?他奶奶的,上次那个xiǎo毛贼都滚上天了,谁还敢来?走,再接着巡逻,哼!他奶奶的!那个麻子脸,死了算了!!”

又是几声压抑的笑声从后面的人群中颤颤巍巍地传到了彪形大汉的耳朵里,那大汉似乎又嘀咕了一声什么,顿时后面的人连笑都不敢笑了,只有一阵稀稀拉拉的脚步声回响在石砖上。

过了片刻,就在那群人走过的路旁树丛中,一个人影从暗处冒了出来,令人奇怪的是,此人的衣服竟和刚刚走过的那群人的衣服一模一样,也是青衣白领,只见他朝着那群人走的方向微微一笑,心里暗暗想到:嗬!好一个领头的,竟然都不管麻子脸的死活了,不过,嘿嘿,跟了你们半天,终于把这禁地里的地形给弄明白了!麻子脸兄啊!那人在心里默默念叨:先借你衣服用用咯!随后,只见那人一闪而过,风吹叶动,转瞬间,茂密的树林又被黑暗笼罩住了。

禁地之所以称为禁地,一是因为将军府的命令,二呢,则是因为其内部复杂的地形和机关了,现在的人,很少有知道禁地是何时出现的,但是即便是如此,依然有不少自诩为英雄豪杰之人或是所谓的探宝之人来此潜入寻觅,只是,每一次都被禁地中的守卫者抓住并交给将军府。日子久了,许多人都不敢再打禁地的主意了,因此,最近几年里,禁地之中倒还平安无事,除了前几天捉获的那个xiǎo毛贼,其他的什么事儿,倒还真没碰到过了,因此,现在禁地之中的守卫,相比较而言,竟是比几十年前的老守卫前辈懒惰松懈得许多了,这也使得风子墨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禁地迷宫的地图,只是这些事情,风子墨倒是无心去想了。

此时,风子墨看着手中提着的灯笼上的图画,喃喃自语到:现在已过了“鼻梁”了,前面地图上也没再画什么了,到底怎么走呢?

边想着,风子墨一边xiǎo心翼翼的向前走去,突然,脚下一片柔软,似乎是踩到了草地之上,风子墨低头一看,果然,自己已经由石砖xiǎo路走到了长满野草的泥土地上了,正当风子墨感到惊异、不知所措之时,林子间竟突然腾起白蒙蒙的雾气,风子墨一阵吃惊,急忙握紧手中的灯笼,只见这雾气愈来愈多,不过一会儿,林中的雾气已经彻底地将树木草丛掩盖在了白茫茫的云雾之中,风子墨站立不动,想找找有什么出路,只可惜,环顾四周,除了白茫茫的一片雾气之外,四周竟再也看不见什么其他的东西了,风子墨举起灯笼,想看的更清楚一些,哪知除了灯笼的烛光外,其他的,似乎······似乎······,不对,灯笼上有些不对?!

风子墨举起手中的灯笼,只见此时图案人脸上出现了一张金色线条描绘的圆形大嘴,比刚才雾气初起时要亮的多了,同时,原先那仅有的一diǎndiǎn清香之气竟愈发的浓重,似乎在引诱人们尽情的吸入这清香馥郁之气,风子墨不由得心神激荡,靠近金色线条,深深的吸入了这混合着雾气的金果之香!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雾气?清香?眼前······

似乎只有前方土地上那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圆柱形物体,风子墨一步步的靠近,靠近,下蹲,奇怪的是,自己并没有丧失意识,只是,周围三尺之内的雾气却无故的消失了,风子墨抬头看去,只见在自己的眼前,悬浮着一个竹筒般的圆柱形物体,风子墨心中一动,猛然想起麻子脸睡下前説起的话来:

“钥匙······蜡烛芯······”

莫非,这就是开启禁地迷宫的最后一道关卡?

不试白不试!万一成功了呢?

风子墨满怀期望的将灯笼中燃烧着的蜡烛缓缓放于竹筒里,风子墨发现,越靠近竹筒,黄色的火苗似乎也越发地亮,待到真正放于竹筒之中时,黄色火苗也亮到了极diǎn,而反观竹筒自身的金色光芒,也似乎是越发的活跃了,好像是黄色火苗为竹筒自身所散发的金色光芒注入了某种新的力量!

“啪!”

似乎是天地分离时最原始的声音又似乎是生命萌发时原始的悸动,在这周围静谧的云雾中出现了一diǎn新的变化。

随后,只见眼前的竹筒一分为三,金色光芒大盛,蜡烛燃烧的火苗此刻已早已融入了金芒之中,周围的云雾也在缓缓移动,一瞬间,只见刚才还悬浮在空中的三道金光猛地插入了风子墨身前的土地之上,四周云雾缭绕,奔腾变换,龙虎之形,凤鸣之声,似乎在雾气中翻腾咆哮,眼前的雾气迅速消散,插入土地中的三道光芒如同水流般迅速涌向前方,同时,每隔两尺之地便会从三道金光中分散出两道光芒,那两道光芒脱离后便在路的两旁缓缓升起,大概升到离地有一丈多高时,才缓缓停住,像灯火般悬在空中,静静的,似乎等候着自己的主人。

风子墨呆在原地,被眼前的景象彻底地弄蒙了,等到他回过神来时,眼前已形成了一条金光照耀的道路,而在道路的尽头,竟闪烁着淡紫色的光芒,似乎是一种诱惑,又似乎是一种幻觉。

风子墨咬了咬嘴唇,不知该不该往前走,一想到自己的母亲还躺在床上,身体虚弱,而自己也破了将军府的门规,闯到了禁地之中,此时此刻,还能有什么选择吗?母亲不是正室,父亲又整日在军营之中,而自己不关心将军府的军务,手上又无军权,大哥二哥又处处与自己为敌,回去?只是继续那无希望的等待······走下去,也许会找到一条出路,或许能将母亲的病治好呢?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前面是什么,也就只能赌一把了!

风子墨看着眼前悬浮在空中的金色光芒,望着那一条充满神秘气息的道路,前面,还有那未知名的淡紫色光芒在无声无息的闪动着,缓缓地,似乎下定决心般地,踏出了他改变命运的一步······

分享到: